秦南枝

谢谢喜欢♡,谢谢喜欢我的又辣鸡又沙雕的作品♡

Bad Apple

坏苹果
意识流
辣鸡文笔多包容
本文的“我”并没有指代他们任何一个人,完全靠你的理解


如同腐烂的苹果一样,色彩鲜丽的外表和逐渐腐烂的内心,我不清楚我可以这样子撑下去多久,但是我知道迟早有那么一天,那光彩的外表腐烂,被人丢弃于阴暗之中,终日被苍蝇所围绕
和他认识于盛夏,结束于盛夏

和他相识是因为一场游戏,爱上纯属于意外

听着他说到关于自己女朋友的畅想,心里的阴暗面不断扩大,没有由来的嫉妒,心里不断安慰着自己,心中松下一口气,为自己还有机会而感到庆幸

有时候自己思考着如果当初没有那块板子,我便不会和他认识,我和他会不会就没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不断的被人质问着,和被迫背上黑锅,我问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吗?

但转念一想,没有那块板子,我不认识他,便不会拥有那段天不怕地不怕的愉快的游戏时光,和他玩耍似乎什么都可以变的不在乎,胜率和小星星在他面前似乎成了随时都可以抛弃的东西

对啊,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只有我自己内心才才能知道自己有多么卑微着,批着华丽不实的外表,内心散发出恶意,因为利益希望他远离自己,却又希望他靠近自己或者说永远的抓住他,绝不让他拥有任何一个逃跑的机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那么我这样一个内心所散发出腐烂气息的人,何时才能放下自己那些念想,在我完全腐烂之前把他推远?亦或者实现自己这份的妄想,似乎连上天都看不下去我寻找这借口试图让着安逸的时光都停留一会

双方也不知道是谁挑起的头,开始肆意抹黑这,事情发展的越来越严峻,黑粉不断的挑拨,仿佛想一夜之间我们永远的散了,我想那个在我腐烂之前推开他的机会似乎来到了,但是我究竟有没有那份抉择的勇气吗?

我很喜欢盛夏,喜欢盛夏的雨声,伴我安眠,可我也讨厌盛夏,讨厌盛夏的阳光如此的刺眼,讨厌盛夏的大雨所带来的雷电不断侵蚀着我们

不过不管讨厌也好,喜欢也好,盛夏终会过去,迎来秋天的悲凉,那是树上的叶会落下,回归土地,而我也会腐烂,但何处才是我的归宿?











直到有一天他说道“好久不见”

最后谢谢你读到这里其实我想表达的只是一个不完美的人,最后被另一个人包容

圈地萌,勿扰,发出来是喂自己了解一下

和你一起相约非都

短小
ooc注意
乙女向注意
雷者慎入
@肆方潯▼ 下一棒
和你一起相约非都。
雷震子
因为你被非都的三中录取,被迫从乡下来到非都,无奈之下之好投靠年幼时的发小,但因为多年不见不知道你那位发小还记得你吗?只能抱着尝试的态度敲响了雷震子的家门“那个。。。”不想雷震子不仅认出了你而且热心的带你参观非都
“作为天选之人的幼驯染非都当然要好好见识一下”雷震子摆着非常酷炫的姿势对你说到
你害羞的朝雷震子笑了笑,似乎由于多年不见过于紧张,不由的用手抓紧了裙摆

虽然害怕自己是乡下人会被城市里的人嘲笑土气,但害怕被眼前这位发小给嫌弃,失去容身之所,只能壮着胆子跟着雷震子去参观非都

学校
作为录取你的学校,当然是得熟悉,以免在学校迷路
雷震子向你招了招手,并摆出一副骄傲的样子“看这可是吾  black girl  率领的地方,哼哼怎么样吾问汝,汝可有兴趣加入吾辈 black girl 的一员成为正义的伙伴吗?"

“唉?那个是类似于社团吗?”被雷震子突然起来的一套理论搞的摸不着头脑的你小心翼翼的发问,然后被“无情”雷震子否认“错!这可不是什么社团,哼哼,这可是天选之人创建的讨伐邪恶的秘密的正义组织?怎么样 吾说了那么多是不是...唉?!”

“撕——”

似乎你听着雷震子对于black girl 的介绍时太过认真,没有留意到脚下的路上的石头,导致你此时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上,雷震子赶忙跑过去将你扶起来,着急的询问着你

你忍着泪水,带着点哽咽的说“我没事,我....我才不会怕这点伤疼”雷震子看着你口不对心继续强忍着泪水,不由的抱住你轻轻的拍了拍打着你的背,安慰道“好好好,汝不怕不怕,汝可是正义的伙伴,汝不畏惧疼痛.....”

久违的安慰使一直心情焦虑不安的你一下子压抑着的情绪失去了控制的导火线,此时此刻你只想哭一场,但是为了自己最后的坚强你埋头在雷震子的肩膀上哭泣自欺欺人的觉得这样别人别不觉得你在哭,埋头大哭的你,因为哭泣时的换气闻着雷震子的衣服一股也许是你无法形容这是什么味道,亦或者是此时此刻给你依靠的雷震子太过于像冬日的阳光,你选择了一个抽象的词汇——温暖

直到你的哭腔小了下来雷震子才停下安抚性的拍背动作,你带着哽咽声说这你的背包里面有水和纸巾,雷震子会意的将纸巾铺平在手上弄湿纸巾后,小心翼翼的擦试着伤口处,你因为疼痛咬紧了下唇但还是不时发出呜咽声,你平时经常因为鞋子磨脚,所以出门都带着创可贴不想这是发挥作用,好在伤口不大 两个创可贴正好够贴好伤口

大约等你休息的差不多了,你直起身 雷震子小心的搀扶着你,一边指责你的不小心,但你并不紧张,也许是明白他不会嫌弃你
你们就这样沿着太阳落下的方向一路走去

抱歉不会写乙女,以死谢罪orz
菜鸡文手发出土拨鼠的声音

论开膛手与雇佣兵的融合性3

我流杰佣
正值中午,刺眼的阳光透过车窗在奈布的侧脸上打上一层光影。兜帽的阴影半遮半盖着,杰克并看不出来如此神秘的架势,脸上的表情也让人看不清究竟是生气亦或是愤怒。

杰克打破了沉默的气氛,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继续说道。

“难不成……”

“够了!”奈布烦透了他这样的话调。无可奈何抬头打断杰克的话。

这时才看清他的眼角微红。

带着他自己微不可见的哭腔大声朝杰克吼道:“我受够了您的逼问,您一定要听到我和您说,这些伤痕都是败你们贵族才留下的,您才愿意停止您的逼问吗?”

“还是说要我告诉您这些伤痕都是我曾经看到家破人亡这场景的见证您才满意吗?”

“是的,我痛恨你们贵族,痛恨你们为了金钱而杀害了我的父母,杰克先生如果您担心,我会刺杀您,您大可不必收养我”

带着倔强与悲情。一向坚强的雇佣兵是不会袒露要刺杀的目标心里话的。可是不知怎的稀里糊涂也就吐露出来了。他或许会是救治心底痛苦的良药。

抑着自己的哽咽的泣音。贪婪的吞吐因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的缺氧。肩膀一耸一耸。杰克只是盯着他,听他言语。即使真的刺杀过来,也不会闪躲。

这些声音不断刺痛着杰克的耳朵,作为一名合格的绅士虽然明白这位佣兵的所有的故事以及哭腔都可能是伪装保护自己,但还是不由的为这位可怜的孩子动了恻隐之心。

“乖,不哭了,我并没有说要抛弃你,我可怜的孩子,抱歉,我并不应该为了我的私事来这么为难你”杰克安慰着他。蹲下身将手轻轻的拍抚着奈布的背,将整个因为哭泣而抖动的奈布一把捞进进自己的怀里并且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奈布的,低着头拿着手帕擦着奈布不断掉下来的泪水,看着奈布哭的肿气的眼皮,不由的吹气,试图让奈布不由感觉到眼皮的肿痛。

也许是哭的太厉害又或者是杰克的怀抱过于的温暖不由的用手嘞住杰克的衣服,紧紧的攥在手里又似乎哭累了不由的松开迷迷糊糊之间睡过去,发出一丝模糊的声音,便听到轻微的呼吸。

睡过去了啊……还真是个小孩子。

也许杰克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眼神有多温柔,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似乎做了什么噩梦一样不断乱动的奈布似乎这是自己唯一的而又一碰就碎的宝贝一样,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或者说他非常乐意享受着这个姿势一直保持这这个姿势直到到克里斯来敲响马车的门提醒他到庄园了

【梦中一个面容模糊不清的棕色女子牵着我的手,走在一条很小而又的泥路上也许不能称之为路了,阳光照耀在脸上感觉到温度,虽然看不清她的面目却能感觉她在微笑着。

阳光在她棕色的发梢上调皮的打上光晕,她似乎对待明天是如此的期待也报满了希望,似乎自己一直期望着这样的生活也想不管岁月如何一直一直这样子,直觉觉得我应该认识她,认识她的面孔认识他似乎认识了很久很久久到一出生,便和他认识了,记忆却告诉我想不起是谁?或者说记忆中完全不存在这人

突然之间浅蓝色的天空突然被大火染成红色,大火不断吞噬着村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站在旁边的我亲眼目睹这一切耳边不断传来呼救的声音,而我只能站在这里,无法帮助他们做任何事情。

我望见远处被火烧的差不多的破败的房前那个棕发的女人倒在地上胸口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破出来一个黑色的洞,

猩红色的液体不断从大洞中流出,她伸着手似乎想抓住什么不停的在恳求什么人嘴里模糊的说着“放过……不!……”之类的话语,而那个被恳求的人大叫着什么一边拍开了她那上面都是伤痕以及红色的手。

我想过去帮助她,但只能停留在原地,不论费多大的力气也无法过去阻止,直到我感觉脸上冰冷的感觉“下雨了吗?”我如此问到自己,然后便是一阵天翻地覆】

突然听到“小少爷,该醒了”神经反射性的跳了起来,发现是克里斯,假装镇定的说“是克里斯啊,有什么事情吗?”

克里斯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有些遗憾的问他“小少爷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吗?”

奈布摇了摇头。仔细回想却再记不起。“大概不是什么特别可怕的只是我现在已经忘掉那个梦,想不起自己梦见了什么,不过不必管这些,克里斯你是来做什么事情的吗?。”

克里斯也识趣的转移了话题,拿起摆在桌案上的私服。“老爷已经在屋子里面等你了,以及这是老爷在您睡着的时候吩咐女仆做的衣服,您可以穿上试试看合不合适。”

最近几天事情好多啊,说好了20号更新,硬生生的拖了好久
下次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
还是和四方太太的连文,四方太太超级棒的

论开膛手和雇佣兵的融合性②

被老福特屏蔽决定改名,难受
强强,杀【河蟹】人【河蟹】犯伯爵杰克×雇佣兵卧【河蟹】底奈布
ooc
浪费人设

“少爷,这是主人为你准备的衣服。”

克利丝将衣服递给奈布,那衣服像是普通的公爵家穿的,平日里穿那兜帽习惯了。看了这华丽的衣服莫名提不起好感。

“因为伦敦的天气经常会是阴天,还请少爷多关心自己切勿让自己感冒,让主人费心。”说着像是担忧的语气,随后用手势示意奈布往那边请。

奈布抑制住自己内心对艾特斯不满,表演出一副老实的样子和克利丝去别的房间了。克利丝一面举起衣服,手摸了过来,像是要给自己换衣服。奈布顿时起了起皮疙瘩,举手阻止了克利丝想替自己换衣服有些犯恶心的说

“克利丝先生不必为我换衣,我可以自己尝试着穿上!”

说罢不等克利丝回话,猛的将门关住。一个人在里面换衣服

新衣服穿在身上却有一种莫名的痒,像是有什么小东西在自己身上慢慢游走。不得不用手去抓挠,不想那些瘙痒的地方竟然都是处于自己结疤的旧伤处,不得不按捺住自己的想要去抓挠的冲动

看到一旁的领带不由的心生烦躁将领结用力拽在一旁,不想这点声响却引来了执事的注意

“少爷?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克利丝听见声响,有些疑惑的走进房间看向奈布,并礼貌鞠躬。看到领带被丢在一旁,眉头微蹙,询问着。

“我想您还不会穿英国贵族的衣服吧?需要我的帮助吗?”

奈布看了一下被自己弄乱的领带和其他的衣物,一边点头示意同意在心中暗自恨起英国服侍的麻烦。

克利丝明了,一边拿起领结为奈布熟练的系上,一边不慌不忙的说。

“少爷请不要觉得这些衣物很繁琐,这是贵族应有的服饰装扮。相信您未来也一定会有穿戴的一天的。”然后将代表伯爵家的家徽佩戴奈布的胸口前。

然后克利丝与奈布一同前往艾特斯与杰克所在之处。杰克打量了一下整理好仪容,焕然一新的奈布,有些讶异的说道。“哦!我的孩子,你现在看起来好极了,我想这映衬了那古老东方的一句古话,人靠衣裳马靠鞍,至少我相信你是一位正统拥有贵族血统的孩子,艾特斯老弟我对于这个孩子非常满意,至少在外貌上。以后也不要再佩戴那阴沉的绿色兜帽了,明白吗?”

艾特斯看了一下奈布因为这话看起来有点生气,眼睛里像是有什么在压制着。便急忙打了个圆场。“多谢伯爵大人的夸奖,能为伯爵大人做事在下感动十分荣幸,也为这个孩子能得到伯爵您的赏识而为这个孩子开心”

杰克看着脸色阴沉的奈布,一副不嫌事大一样的的接着刚刚的话。

“我可怜的孩子,你的脸色看上去有点不舒服,我想也许需要带你去医院看看你的身子”就不顾奈布脸色黑的更深,直接牵着奈布的手上了马车,就以艾特斯提出话头。“艾特斯老弟,我想我不能继续待在这了,毕竟孩子的身体比较重要,所以请你体谅我的无礼先走了”

艾特斯担心奈布继续这样会直接而不经思考的一拳上去。给那欠揍的伯爵一拳。也就顺着杰克的话说。

“伯爵大人,不必在意这些,我想孩子更加重要一些”便目送杰克的马车远去,心里祈求这上帝保佑不要让杰克发现奈布的身份

马车上

杰克极其敏锐的注意到奈布经常将手碰一下背后又很快松开。回忆了一下之前似乎他和艾特斯交谈的时候,余光瞥见他也是这样,像是隔着衣服不舒服却又碍于什么情况不敢抓挠,心中思考着该如何解决。

虽然说贵族因为礼仪关系就算不舒服也不会做出一些违反规则的礼仪的事情,但是由于奈布的不是贵族的便将着一理由排除。

结合奈布的身份,杰克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为了证明这个猜测,杰克向奈布询问。“我的孩子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摆弄着衣服,是衣服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奈布身子一顿,然后果断的说到“先生我想并没有什么不舒服,只是我还不习惯穿贵族的衣服罢了,先生不必担心”心下想着这伯爵怕是看见了自己在挠痒处-旧伤时的模样,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杰克却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放弃询问,更是摆出一副关心自己孩子的担忧模样凑近继续问。

“亲爱的孩子,我想我应该检查一下这件衣服,毕竟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会因为一件衣服而感受到难受”

说着不顾奈布的挣扎将手摸向奈布的背部,不出所料的摸到了与他想象中那独属于雇佣兵的——极深的伤痕。

杰克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向奈布道“我的孩子,萨贝达·奈布,关于你的背上为什么会有伤痕这件事情,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有理由怀疑你是我的仇【河蟹】人排来的杀【河蟹】手”

奈布深知如果无法给杰克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的身份必然会暴露,眼神闪躲着杰克追问的眼睛,脑子飞快转动思考着该如何向杰克编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肆方潯▼ 和四方太太的联文,我吹爆四方太太!

强强,论杀人犯和雇佣兵的可融性①

强强,伯爵杀人犯杰克×雇佣兵奈布【养父子关系】
标题没有必要联系只是想不出来瞎写的
浪费人设系列
ooc
“雾都杀人犯开膛手,不知道您是否听说过这个可恶的杀人犯他扰乱了我们大英帝国的秩序。”

“现在我们可怜的小姐太太都不敢出门或者是安排家庭演出生怕那位开膛手不动声色的结束掉自己的性命哦!亲爱的萨贝达先生您来的太是时候了”

穿着军大衣的男子伸手将手中的酒杯举起,大声喧道,周遭参与这次宴会的人视线都朝这这边看去。他向带着兜帽的少年的酒杯表达欢迎他的来到,少年也将酒杯举起来,然后示意男子继续往下讲:

“而现在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位开膛手的一些蛛丝马迹,我们怀疑开膛手和伯爵杰克有一些关联,希望您能作为伯爵的养子配合我们进行这一计划”

带着兜帽少年闪着蓝眸,毫无笑意打断了男子的话道“艾特斯大人,这些我都能明白,但是你们要这么把我这个20岁的雇佣兵变成伯爵的养子呢?”

杯中艳红清酒由着灯光折射桌面,少年不疾不徐的缓缓饮下,带着毫不畏缩的语调再次强调这一问题。

“这种玩笑可真让人不爽。”

艾特斯毫不在意奈布的态度,反而很大方笑了笑回答“这个萨贝达先生不必担忧,伯爵为了体现他的仁厚所以要收养一个流浪儿,到时候我们会准备好萨贝达先生的证件,相信萨贝达先生知道我们的办事能力”

“不亏是艾特斯大人。不,应该说不亏是英国政府的走狗,恐怕这件事后面英国政府出来不少力吧?”

少年无视艾特斯尴尬的神色,把玩着玻璃交杯。自顾自的继续说:

“让我想想这件事如果成功,你们所支付的报酬有多少?值不值得让我冒这个险,要知道伯爵手下拿到东西可是非常费劲的事情啊”

像是很认真思考的抚抚下颚,外头撇眼,蓝色冷眸带着危险气息。

“关于报酬的事情,还请萨贝达先生放心,我们英国政府不会让您失望的”

“那合作愉快,艾特斯大人”

少年一个闪身,消失在焦点之中。

“合作愉快”
伯爵视角
“my lord”执事向坐在沙发上阅读报纸的伯爵行了行礼,继续说道:

“根据我们安插在政府里面的卧底的消息,政府想对您这次收养的养子这件事情上做了手脚”

伯爵漫不经心的收起了报纸,毫不在意挥挥手指,眼里尽是不屑。伯爵带着些笑意问执事:

“哦?政府怎么快按捺不住手脚想要除掉我了?不过他们做了什么手脚?”

执事收拾了报纸,接着又以毕恭毕敬的样子继续描述。

“是的,政府想要安插了一只小老鼠进来,是雇佣兵奈布·萨贝达”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为了金钱和名利什么都干的出来的雇佣兵—奈布萨贝达啊。不过也是,英国政府那么想除掉我必然不会请一些小角色。”伯爵懒散的伸了懒腰,望着已经完全暗下的天色,打了一个响指,以做了决定的样子吩咐道。

“那么克利丝准备一下好好服侍我们未来的小少爷—奈布·萨贝达。”

“是!my lord”执事将风衣拿出为伯爵穿上道“my lord,已备马车,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去接小少爷?”克利丝弯下腰,一副随时准备出发的模样逗笑了伯爵“呵呵,看来克利丝你已经迫不及待迎接小少爷了,那么—”伯爵故意脱长了音调,显得有些滑稽和吊人胃口。“让我们现在就出发去迎接小少爷吧”

奈布视角

“哦!萨贝达先生您现在的装束看起来像极了贫民窟跑出来的流浪儿,我相信伯爵他不会起任何疑心”说着把一副资料递给了萨贝达继续说“请您仔细过目,这是您现在的身份”

萨贝达接过了资料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纸张上有些挑衅的字眼刺激着神经。“名字叫萨贝达·奈布这不是摆明了告诉那位伯爵我是雇佣兵的事情吗?毕竟我的知名度应该在英国贵族圈还算有名的。”

艾特斯以职业素养安抚着这位大脾气的佣兵先生。“萨贝达先生不必担心,虽然您在贵族圈的确很出名,但是我想他们都会认为雇佣兵萨贝达是一位长的魁梧的男子而不是一位看起来受弱的廓尔喀人”萨贝达脸色忽的一沉,蓝色眼睛里尽是恨意与刺骨冷冽。因得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并鞠躬道歉。“萨贝达先生万分抱歉!我并不是歧视……”

“嗨!艾特斯老弟,我前段时间托你找的适合的养子不知道你找到没有,虽然唐突了一点”伯爵看着那护送自己“养子”来的政府士兵,不禁发笑。

艾特斯假装镇静,并以拙劣的演技回复着伯爵。“啊!伯爵先生,您要的养子我已经替您找到了,这位是奈布·萨贝达”

伯爵见他的态度,心里早就也猜到七八分,带着恶劣的语气讽刺着。“艾特斯老弟,要不是我看见我养子的体型我会以为你把雇佣兵萨贝达给带来了。”

故意的把雇佣兵几个字说重了,看着萨贝达身子极不可见的颤了颤。

“我可怜的孩子穿那么少,冷着了吗?”

伯爵说罢朝克利丝吩咐着,以一副慈爱的样子看着萨贝达“克利丝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去为小少爷买一些衣服回来。”

@肆方潯▼ 四方太太一起强行联的文!我吹爆她!

不知道取什么题目!


ooc
文笔渣,甚至表达不清,幼稚园文笔,沙雕文
我喜欢你的一切,所以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奈布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开始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害怕到现在的以溜鬼为乐趣,反正不会死,只要性命得到了保证,人就会做出又皮又浪的事情,比如说,对着一边溜小丑裘克一边嘲笑这他的爆炸头和假【mmp】笑,即使被裘克挂椅子上飞天,临走前依旧会给他两个中指气的裘克鞭尸也表示非常开心。
直到遇到了杰克,奈.皮皮皮.佣兵.布先生才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事情是这样的,开局奈布先生便准备去爆米花机前吃点爆米花然后开始一天的欢乐溜鬼,然后便在转角处遇到了爱【划掉】杰克先生,便非常愉♂悦的向杰克先生说到:“嗨,那边的监管者,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给你嘿嘿嘿~”便一个钢铁冲刺甩开杰克百八米,没有料到杰克竟然!不理他!直接走去刚吃到美味新鲜的爆米花的医生艾米丽小姐那儿一爪子,奈布先生只能跑去开爆米花机哦,不!是gay机,嘴里还嘟嘟囔囔着:“md,钢铁直男看见小姐姐就跑了!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看到送上门的求生者竟然不抓!简直过分!投诉投诉!辣鸡游戏”
看着眼前的gay机发出的声音感到一阵头疼不由发牢骚到“哦,上帝啊,为什么我要去干这种脑壳痛的事情”不知道是上帝还关照着他这位信徒还是什么?远处艾米丽被击倒发出的钟声彻底解救了他“走,就让我们干点正事去!再见了!辣鸡gay机!”说着便跑向了艾米丽被绑的椅子,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监管者,便直接上去救人[内心想到:不守尸的监管者吗?不过这让我救人简单一点了啊]“啊!”突然起来的一抓,让奈布看着头上显示加粗红色字体【恐惧震慑】一脸迷茫,听到杰克低沉的笑声,反应过来望向杰克眼神中带着“你是不是开挂”的疑问,然后又看见衣角有点透明的杰克突然想起,这个杰克的技能是该死的隐身![心想:完了完了,凉凉]杰克笑着抱起奈布说道“那来的傻小孩怎么容易被抓?不过还挺重的啊!”“我不是小孩!也不傻,也不重!!!”望着大概是恼羞成怒不停挣扎的奈布不由的想出声挑逗他“哦~那被我怎么简单就抓到是因为什么?”“我。。。我只不过是忘记了!撕!疼,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啊!”“拜托,我的小祖宗你这是自己在挣扎弄开了伤口”“闭嘴!”“好啦好啦”虽然很想直接把他丢下或者直接绑在椅子上,但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小孩过于的可爱使他脑子搭错了弯腰把他小心的放在地上说到“乖,在这里等我待会带你出去”等杰克走远“哼哼哼,这个傻子监管者是不知道有自摸上线突破这种东西的吗?”说着一边自疗,却不想在他自疗一半的时候他的队友一个个都倒地被杰克放上椅子又回来抱起了他[内心不由的想:“靠!这个杰克是算准我自疗慢!无耻!算了算了,这把完了”]便闭眼等待他把自己放上椅子,不想等了半天还未上椅子不由睁开眼睛迷惑的看着杰克“嗯?是在想为什么我没有把你放椅子上吗?想知道吗?”“当然想啊!”“那就先告诉我一开始的那句话还算数吗?”“!!!。。无耻!死给!”看着奈布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害羞脸红的不由说:“好了开玩笑的,地窖到了,自己下去吧,下次被我逮到可是要真的付行你所说的那话了”

我知道巨ooc巨烂,求不凶!orz

震惊?!昔日队友双双反目,瓦尔莱塔小姐竟然因为锤了一下奈布,被杰克追着打,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欢迎走进今日《xx访谈》好吧,其实就是一张表情包,我很皮,我知道orz